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赛车 > 正文

除了打实基本功之外

来源:北京赛事新闻网 编辑:北京赛事新闻网 时间:2019-10-21

  相声演员玉浩的飞机着陆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时,他的粉丝已经聚集在航站大厅等待了一两个小时,这是“火炉城市”西安7月里一个炎热的工作日。

 

  作为相声厂牌——相声新势力的联合创始人兼相声演员,玉浩和搭档卢鑫在《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等颇有体量的相声类综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并迅速在全国开办了三家表演茶馆,这对相声演员目前积累了一百多万微博粉丝,建立了几个粉丝群,平时登机前,着陆后,有二三十个粉丝来接送也算是正常现象。但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对。上百号人——大多是女孩,举着手机和相机向他们奔涌而来,快门声和闪光灯四起,人声鼎沸,玉浩彻底懵了。

 

  “怼着就拍,特别热情,但是看你那眼神儿又很陌生,压根不认识似的,你说吓不吓人。”玉浩解释道。很快,这被证明是个乌龙,后排有人高喊了一声“这个不是迪丽热巴!”,本来熙熙攘攘围在玉浩身边的“追星女孩”们眨眼间又作鸟兽散了。“挺好玩的。”玉浩的搭档卢鑫觉得很可笑,“没想到和迪丽热巴一班飞机,她粉丝看见有人举相机,以为这边是迪丽热巴出现了。玉浩还跟我开玩笑说,‘她们离开的样子好绝情,我们离流量明星距离好远啊’。”然而,在玉浩和卢鑫说完这句玩笑后不久,9月8日,他的同行——德云社的张云雷就宣布了自己国货彩妆的新代言,短短几天时间里,该品牌彩妆类目下的几款产品就有了10w+的月销量,这样的带货能力,很多流量明星都望尘莫及。一线杂志时尚芭莎,张云雷封面的电子刊销量也排在top4。前三名非别是2018、2019年现象级的夏日限定CP肖战王一博,朱一龙白宇,和今年爆红的国民“现男友”李现。

 

  张云雷的带货能力,在相声圈不是独苗。9月12日,在德云社八支主要的演出小分队中,因为有着张九龄、王九龙,烧饼、曹鹤阳等相声圈一线演员而被相声爱好者们称为“神仙阵容”的五队,身着印着“云鹤九霄”的品牌联名服装,出现在北京三里屯一家叫做“华人青年”的服装潮牌店进行开幕站台,因为当天买满1500元就能邀请在座的五队成员签名,整间店铺被“德云女孩”抢售一空,在品牌的网店里,售价分别为399和799的两件联名款,也在上架两个小时后卖出了12万件。

 

  相声界的“造星”

 

  从德云社开始,相声演员开始了有意识的“偶像化”包装。他们坦然地接受接送机,建立个人后援会,用来做宣传、打榜、拼销量;创建粉丝群,和粉丝进行更多的互动。在商业化上,代言、站台、做个人品牌、上时尚杂志,他们抓住了一切以往只属于演艺明星的机会进行曝光。“想要让相声真的有影响力,除了打实基本功之外,按照艺人去培养相声演员是必须的,会追星的人就这么多,你要先玩透这个规则,才能活下去。”作为相声新势力身担培养“名角儿”重任的班主,卢鑫很认可这样的模式。

 

  这样的规则,德云社不仅玩透了,而且如鱼得水。在明目张胆为流量明星“割韭菜”的微博功能V+上,德云社成员进行了尝试性收割,粉丝每年要花168元加入V+计划,才能收看某个相声演员额外上传的、在普通微博上看不到的视频,德云社有点名气的“角儿”几乎全员入驻,单个视频的点击量能达到十万以上的量级。而“顶流”张云雷的粉丝更是典型的“流量玩法”——粉丝开无数个小号,充无数个V+会员,飙升的会员数量只为撑起哥哥的“排面”,和流量明星开署名单链卖代言产品,粉丝们掏空钱包力求“买空”异曲同工。

 

  当然,韭菜要一茬一茬地割,可持续发展很重要,这一点和生生不息的流量明星如出一辙。在德云社里一直或真或假地流传着一句话,“师父(郭德纲)说,一年要捧红一对相声演员”。“郭德纲真的可以一年打造出一对流量,这样的实力,其他经纪公司还真没有。”卢鑫说。

 

  凭借各种社交平台的传播,德云社的“造星运动”有节奏且持续。打破不许拍照录像的相声演出传统,凭借表演片段的传播,在各个社交媒体走红的郭德纲算是相声圈的第一代网红。接下来,从2016年的岳云鹏、孙越,到2017年的张云雷、杨九郎,2018年的孟鹤堂、周九良,再到2019年的张九龄、王九龙……在卢鑫看来,德云社就是一家成熟且成功的“造星经纪公司”,和娱乐圈内的“哇唧唧哇”、“乐华”这样的爱豆工厂区别不大。“不过真要说造星的话,流量明星优先发展了这么多年,其实已经走出了一个成熟的套路,在这个时代,它更有借鉴意义了。”卢鑫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XML地图 | HTML地图

Copyright © 2019 中国北京汽车赛事新闻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4625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