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赛车 > 正文

第二季她只看到第四期

来源:北京赛事新闻网 编辑:北京赛事新闻网 时间:2019-10-21

去年冬天,湖南卫视的一档原创声乐竞演节目《声入人心》,打着让“高雅不再冬眠”的口号横空出世。节目为推广歌剧和音乐剧,从国内外各大高校和业内人士中挑选出36位演唱成员,争夺6个首席席位,舞台的表演形式包括独唱和重唱等多样变化。

作为一档音乐竞演类节目,它最特殊的地方在于,虽是竞演,但“演”的成分大于“竞”。廖昌永曾表示:“这个节目除了让大家更了解艺术背后的故事之外,还有对年轻艺术家的关注。这种关注不是以相互厮杀、有你无我的恶性竞争来呈现,而是按歌剧音乐剧一贯的手法,用首席和替补的安排,来促进良性竞争。”粉丝们除了对歌曲的欣赏外,也被36位成员之间的感情打动。“他们收获了演唱的技巧和美好的情谊,我们收获了动人的音乐和珍贵的感动”,粉丝陈萌告诉记者。

今年夏天,第二季重新和观众见面,成员们从“梅溪湖(MXH)36子”变成了“光明岛(GMI)36子”,其中一位出品人由刘宪华换成了张惠妹,有了更高级的编曲和乐队配置......然而变化最大的,是节目的评分——从豆瓣9.3断崖式下跌到6.0。很多人都为这部清流综艺的口碑感到惋惜。《声入人心》从早期没人看的“小糊综”到稳居综艺超话榜首,一路走来收获了不少忠实的观众,粉丝的绘画、视频、周边等同人作品也一直不断。到底是观众对新演唱形式没了新鲜感,还是在节目制作上出了问题?

邓函是声入人心第一季的粉丝。今年十一假期,她和朋友去长沙旅游。和很多“梅溪湖女孩”一样,她特意去了录制节目的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打卡。10月6日凌晨,她在酒店休息,无聊开着电视,忽然发现湖南正在重播《声入人心2》,才知道第二季已经到了最后一期。邓函只看了这场总决赛开头的部分,“前面的还没补完,等补完再看吧,哭的痛快点”。这和她当初看第一季时,一期不落等更新的状态不同,第一季收官,邓函感觉像是追了好久的精彩剧番最终完结了,“舍不得”的情绪太过饱满。总决赛当晚,微博上全是“哭出一个梅溪湖”的“声音”。

4月16日,《声入人心》巡演在北京首演,邓函没能抢到票,却还是拉着朋友在演出当天赶到保利剧院门口碰运气。虽然没看到现场有点遗憾,但她也能理解,“节目红了,抢不到也很正常”。不仅北京场出现了抢票难的情况,其他15个城市的巡演同样得到了“秒空”的待遇。按理说,第二季的播出可以算是“天时地利”,既有第一季打下来的口碑做基础,随后又经过两个多月巡演的造势。热度攒够了,赞助也纷至沓来,粉丝柳西说,“‘孩子们’再也不用穿起球和变形的针织衫了,舞台服装都精致了很多,好欣慰”。

可惜的是,第二季少了点“人和”。一方面是第一季营造的美声乌托邦氛围太和谐,部分粉丝对第一季的感情十分深厚,以至于在第二季还未开播时,就产生了抵触情绪。比如希望一、二两季的节目超话能区别开来,强烈要求把“MXH36子”的专属称呼留给第一季等等;另一方面是成员配置问题。按不同音域划分,成员的声部分为男低音、男中音、男高音和假声男高音。其中,假声男高音和男低音属于两个稀缺声部,在第二季中,严格来说没有假声男高音,男低音只有一人,在重唱的和声丰富度上打了个折扣。

邓函看了几期也意识到:“我发现假声男高音还蛮重要的,都是男中和男高有时候会有点审美疲劳。”邓函说,第二季她只看到第四期,就感觉首席名额已经差不多确定了。因为重量级的人物太多,比如歌剧组的张英席和音乐剧组的刘岩、郑棋元,不论是从年龄上还是资历上都比第一季首席更强。相比之下,第一季首席的选择范围就大一些。“大佬”太多再加上赛制安排不合理,还导致前期实力强的成员一直被“捆绑”,出场率极高,以至于埋没了不少有潜力的选手。第8期的时候,节目已经过半,仍有9名成员没能登上公演舞台。很多观众表示,“节目快结束了,好多人还没记住”。

少了这个“人和”,第二季不仅没有后来居上,反而有点出师不利。“第二季是最难做的。”这是节目出品人廖昌永在接受NewStar潮星采访中的表态,大家出于惯性思维,会不自觉地将两季去比较。“第一季是摸着石头过河,虽然很多地方不成熟,但可贵之处在于无迹可寻,虽然有点粗糙,但是优点是很自然。比如双云CP、深呼吸CP都是自然形成的,成员也没有人设,这是第一季成功的关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XML地图 | HTML地图

Copyright © 2019 中国北京汽车赛事新闻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4625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