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赛车 > 正文

灿星在节目定位上也具有相当大的惯性

来源:北京赛事新闻网 编辑:北京赛事新闻网 时间:2019-10-21

如果没有被打上“史上最怪冠军”的标签,邢晗铭的名字即便在新一季《中国好声音》落幕后,或许也不会进入到大众视线中。

10月7日晚,第六季《中国好声音》在鸟巢落下了帷幕,李荣浩战队成员邢晗铭最终问鼎,成为了《好声音》自2012年开播后的首个00后冠军,随着#邢晗铭 好声音冠军#的话题登上热搜,其另类的唱腔和音色才开始被更多地讨论。

然而,除了夺冠夜,历时两个半月的节目似乎并没有为这位19岁的女孩积累多少热度,记者发现,目前微信指数暂未收录#邢晗铭#的词条,邢晗铭的新浪微博粉丝量截至发稿前仅仅超过5万,而从百度指数的数据来看,“鸟巢夜”基本是邢晗铭在新一季《好声音》开播后唯一一次获得大量关注,而这同样也是走到第八个年头的《中国好声音》当前的市场缩影。

7月19日,新一季《中国好声音》开播,首期收视率峰值破2%,拿下了当天的收视冠军,高于同期对垒的另一档音乐类节目《声入人心2》。整季下来,《中国好声音》在台视综艺中仍占据头部位置,周六档每期均位居榜首。不过,从《好声音》的发展轨迹来看,在经历了前四季的持续火热后,该节目的收视便开始持续下滑,虽然今年的平均收视率要高于去年,但其在网络社交平台的热度在网综大潮下,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灿星的“好声音惯性思维”

事实上,灿星并非没有在调整节目上花心思。

导师阵容上,上一季的周杰伦、谢霆锋、李健全员更换,常出现在近两年音乐综艺中的李荣浩和罕现于内地综艺的王力宏成为新导师。60后的那英和哈林,70后的王力宏加上80后的李荣浩,《好声音》试图打破圈层的意愿很明显。

除了导师阵容,今年《好声音》最大的看点无疑是“一键闭麦”的新赛制,即当导师面临选手反选的时候,可以选择“封麦”让其他导师无法向选手表态。除此之外,将转椅变成滑轨,以及增设“魔镜”、“点歌”等新玩法都难称有较大突破。不难发现,节目调整围绕的重点仍是“导师”这条叙事线。节目播出后,在为数不多的热搜条目中,大多也是几位导师的内容,如#王力宏加盟中国好声音#、#李荣浩被闭麦#、#王力宏不老神颜#等。这在当前的综艺审美环境下,已经有些陈旧了。

除了《中国好声音》,灿星的“惯性思维”也体现在了其他的综艺节目中。在爱奇艺和米未联手打造的《乐队的夏天》取得较好反响后,由灿星操刀的《一起乐队吧》也备受关注。区别于前者,《一起乐队吧》找来了75位热爱乐队文化的音乐人,让他们在节目中寻找合适的伙伴,共同组成一支乐队。不过节目一经播出,即有不少观众认为节目并未突破“灿星式“的风格。在不少人看来,导师挑选选手+战队PK产生冠军的模式,像是乐队版的《好声音》,也是灿星的一贯操作。

不仅是节目模式和赛制,灿星在节目定位上也具有相当大的惯性。自《中国好声音》爆红后,灿星把整体的制作重心都放到了音乐类综艺的制作上。陆续又推出了《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歌声的翅膀》《蒙面歌王》《蒙面唱将猜猜猜》等十多档音乐综艺。不可否认的是,包括《好声音》在内,灿星的一批节目让包括梁博、金志文、吴莫愁、袁娅维、吉克隽逸、张碧晨、姚贝娜、周深和李琦等新人都进入到了大众视野。然而,随着网络综艺大潮的起势,“合家欢式”音乐选秀虽不受圈层受众壁垒的限制,似乎更具“全民性”的基础,但相比更加垂直细分的节目,“好声音们”的影响力已经在持续下降。

有趣的现象是,曾经在《中国好声音》盲选阶段被刷掉的歌手GAI成为了“嘻哈热潮”的领军人物,一举拿下了《中国有嘻哈》的冠军,目前已跻身主流音乐市场。此外,在《中国好声音》不同阶段被淘汰的音乐人孟楠以及杨和苏,也在今年的《这!就是原创》以及《中国新说唱》中将自己的音乐特点展露地更为充分。

在定位更加垂直和清晰的各类节目陆续出现后,《中国好声音》的“选手库”不断被稀释,其节目的话题性及热度,在特定受众群体中的影响力自然持续下降。尽管灿星先后推出了包括《即刻电音》《这!就是原创》及《一起乐队吧》在内的垂直领域节目,不过除了《这!就是街舞》赢得了广泛口碑,其他节目受困于固有思维等其他因素,无论是在节目赛制还是话题运营等方面上,与同期其他网综节目相比均处于劣势。很难讲这跟团队长期运作《中国好声音》等“合家欢式”的音乐综艺所产生的固有思维不无关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XML地图 | HTML地图

Copyright © 2019 中国北京汽车赛事新闻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4625号-1

Top